开封网站建设——高星传媒为您打造营销型网站,营销型网站建设第一品牌!
010-80220550

想让企业在互联网上做得更好的企业家的不二之选!

实战 专业 落地 高效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微博向左,推特往右

人气: 发表时间:2017-03-02 12:46

  尽管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Twitter作为他最为核心的对外发声渠道,并使他的Twitter帐号成为全球新闻媒体必须关心的头条素材,然而诡异的是,Twitter并未从中受益多少,它的用户增长早已濒临停滞,那些留存下来的用户每天使用Twitter的时间也降低到了平均2.8分钟,比两年前少了1/3。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远在中国的对照产品微博,这个被业界公认为是「二次崛起」的社交媒体平台不仅在市值上逼近——甚至一度超过——作为鼻祖的Twitter,包括在MAU这个至关重要的指标上,二者已经几无差距可言。

  * 微博和Twitter的MAU趋势曲线

  一晦一明,自知冷暖。

  去年年底,美国科技媒体Re/code将「没有公司愿意收购Twitter」列为年度十大科技新闻之一,灰色幽默溢于言表。由于CEO和董事会对于出售公司这个问题的意愿相悖,加上经营亏损难以遏制,Google、迪士尼、微软等潜在买家相继退出,迄今为止,Twitter的股价已经有连续500天低于发行价,甚至曾被愤怒的投资者诉诸法庭,控告Twitter「故意传递过度乐观的信息」。

  Twitter的最大问题,是它很难获取新增用户加入,Facebook把持着成熟的社交关系,Snapchat网罗起了整个年轻群体,居于夹缝之中的Twitter同时还要面对广告商的溃逃——没有企业愿意将自己的品牌置于一个充满火药味和「网络巨魔」(意指那些热衷于在网上攻击他人的用户)的媒体环境中。

  * Twitter和Facebook的MAU增长对比

  这似乎也证明了政治和性同为肾上腺素的燃料品种,但是前者的商业价值很难得到流通,相反,根据媒体的统计,进入2016年以来,几乎每个月都有公众人物因为不堪骂战而选择宣布关闭他的Twitter帐号,这让Twitter对于它的存量用户的运营也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微博的去政治化,则有些不期而遇的意味。

  前日,天津大悦城一名男子怀抱两名幼童,因为不慎失手而导致怀中幼童双双坠楼身亡,成为公众广泛关注的话题。曾是微博「女王」的姚晨发言,认为家长已经足够悲恸,不该承受过多苛责,而商场应当思考如何设计加强防护装置用以避免悲剧重演。

  这种含有转嫁事故责任意图的说法,自然在而今的中文社交生态中不受待见,拥有八千多万关注者的姚晨也相当意外的受到了大量不失刻薄的批评,而微博某高层则在转发这条微博的时候表示:

  垂直化和去大V化,其实不是微博的选择,而是时代的趋势,网友眼界越来越广,你不改,网民就抛弃你。不是自己的领域,多提问题,少提建议,这事儿博主如果转一个法律界专家看法,应该不会这么被动。

  虽然这话有些得巧卖乖之嫌,但也能够表现微博的受益过程,它积极介入流量的分配流程,即使因此遭受不少用户的抗议,却也从未停止坚持己见的动力。

  比如在解决「网络喷子」的问题上,微博的走心程度显然要比Twitter技高一筹,前者不仅开发了包括「信息流里不再显示被拉黑者的微博」(别人转发的也不会显示)的新版黑名单功能,还支持用户自定义屏蔽关键词使之不再出现在自己的微博评论中。

  很难想象,Twitter在「返聘」杰克·多西正式成为公司CEO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后者每天早上会去Twitter上班,而到午休时,他则端着从Blue Bottle买来的咖啡,开车去自己的创业公司Square进行下午的工作。

  这份傲慢,终成累卵。

  2016年秋天,Twitter宣布关停旗下短视频应用Vine(后来转为更换品牌),此时,距离Vine登上App Store免费榜榜首,只过去了三年时间。

  事实证明,Twitter无力抵御稍具强度的竞争,只要Instagram、Snapchat和Youtube加入战场,Vine的陨落就如流星那样急转直下,而在牙尖嘴利的科技写手看来,这幅画面倒是相当符合逻辑:「如果Twitter在不能改变自身颓势的情况下却能扭转Vine的下滑,那才是见了鬼了。

 

  * Vine的每月视频上传量

  曾有媒体透露,Vine的数十名头部作者曾经「逼宫」平台,希望公司能够解决产品上的大量短板——包括更加便利的编辑体验和遏制网络暴力的蔓延——并向优质用户支付费用,用以鼓励他们生产内容,并换来数十亿播放量的增长。

  Vine的应对相对消极——因为Twitter否决了这项现金扶持的请求——随后,这些作者先后离开Vine,选择了那些处于上升期且对用户更加友好的短视频平台,根据调研公司Marketly的统计,从2013年到2016年,约有一半以上的头部用户成为不再更新任何内容的僵尸帐号。

  而在高度相似的布局中,微博则扮演着另一个时空的成功角色。

  同样是在2013年,微博领投秒拍的B轮融资,且在后面三轮融资中从未缺席,与之深刻绑定。而秒拍则没有浪费微博提供的鼎力支持,用了三年时间跻身国内短视频行业估值最高的项目之列。

  微博和秒拍的组合,每一个脚印都踩在了Twitter和Vine的反面,除了建立面向内容生产者的资金补贴(秒拍负责)和流量扶持(微博负责)之外,从视频工具到直播应用,微博加秒拍的共享效应都被发挥到了最大。

 

  * 秒拍的早期推广物料

  微博亦不吝于掩饰投资秒拍的非财务收益,在整个2016年,微博平台的视频播放量相比上一年大涨713%,这种对于内容生态的丰富填补,为拉升用户活跃起到了绝佳的作用,根据「Sales/User」或「Value/User」的估值法计算,微博当前的变现能力依然偏低——还不及陌陌——这也意味着可上升的空间不容小觑。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Twitter已向苹果公司提出申请,将其在App Store中的应用分类从社交类别移至媒体类别,有趣的是,微博的CEO王高飞也在最近一场财报发布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信息流市场的规模可能大于社交媒体」,意在强化内容属性。

  于是,在经历了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之后,这两家公司终于又在河底摸到了同一块石头,并在未来的两个时空里继续开展平行的商业实验。

  就像法国作家米歇尔·德·蒙田说过的那句话:「最难的必是始终如一,常见的总是变幻无常。